阅读详情

变迁中的 国度

吉海(CAT HAI)岛上的居民深刻感受到了越南经济的快速变化。就在几年前,全球经济中的商品流通对于他们的家乡仍遥不可及。当地居民主要靠渔场和水产养殖来维持生计。如果有谁需要到附近海防市办事,都必须依赖于每天在岛上停留两次的渡船。

这种与世隔绝的情况在2017年9月结束:经过三年的建设,全长5.5公里的东南亚最长的海桥“新武—沥县 (Tan Vu Lach Huyen)桥”正式开通,它将从前沉寂的小岛与大陆连接了起来。仅在几个月之后,吉海岛的一个国际集装箱码头就投入了使用,这是北越的首个大型集装箱停靠港。

随着基础设施的完善,工业企业也纷至沓来:越南的第一家汽车制造商自去年年中以来就已在岛上生产。亿万富翁 Pham Nhat Vuong 计划未来每年推出二十五万辆 Vinfast 品牌的汽车。对于这个人口大约 1 亿的国家,建立自己的汽车行业是该国经济发展的里程碑。

在越南战争结束和共产党取胜后,直到1980 年代,越南都是亚洲最贫穷的国家之一。贫困迫使这个社会主义共和国的领导层进行改革。随后的经济开放推动了持续至今的历史性繁荣发展,即使面临新冠疫情危机,该国的经济研究人员仍预计 2020 年将有高达 5% 的增长。长期以来,越南主要以廉价的纺织品和鞋子而闻名,但如今它正逐渐成为高科技产品的生产基地,并为机器制造商提供了绝佳的销售机会。

Vu Trong Tai 是该趋势的受益者之一。他是东南亚贸易展览公司 Reed Tradex越南分公司的管理者,并负责机床展览会Metalex。在发生新冠危机之前,他每年都能期待越来越多的参展商和参观者。“工业的快速发展促成了机械制造需求的急剧上升”,他表示。去年,中美之间的贸易冲突扰 乱全球供应链,而这却有利于越南的发展。“ 许多公司已将工厂从中国前往越南”,他表示。“ 这有助于越南晋升为东南亚的新生产中心。”在 2020 年,制造业也将是经济增长的最重要驱动力,且上一年的增长率超过了 7%,超出了政府的预期。

外国公司的大量涌入是经济繁荣的主要原因之一:去年有 3880 个项目获得了投资许可,这相当于 28% 的增长。已宣布的外国直接投资总额也强劲上升,增长幅度为 7%,达到 380 亿美元。进入越南的资本有三分之二都流入了制造业。许多公司在越南开设新工厂,以试图逃避中美相互征收的惩罚性关税。

« 越南已晋升为东南亚的新制造中心 »
Vu Trong Tai, Reed Tradex 会展公司

全球化机遇

越南被视为理想的替代国家:人口年轻,而且相对而言受过良好的教育。此外,政府将全球化视为该国的重大机遇,并签署了一系列的自由贸易协定:根据跨太平洋贸易协定 CPTPP,越南自 2018 年以来处于一个包括日本、加拿大和墨西哥等国的自由贸易区。 2020 年 6 月底,越南与欧盟签署了一项自由贸易协定,从而取消了 99% 的相互关税。 2020 年,多国还将签订 RCEP(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)贸易协定,其中包括越南及其东南亚邻国和中国。

良好的经商条件尤其吸引了电子制造商:任天堂宣布将部分游戏机生产转移到越南。夏普依靠越南基地为美国市场生产 LCD 显示器。 苹果供应商 Goertek 也选择在这个东南亚国家建立另一个重要基地。

越南的魅力还征服其他行业: 2019年5月,汽车和机械工程供应商舍弗勒(Schaeffler)在越南南部工业城市边和市(BienHoa) 投资 4500 万欧元建立了一家工厂,其公开宣称的目标是减轻自身对中国的依赖。供应商采埃孚(ZF)直接在吉海岛的Vinfast 工厂旁边建立了一个从事底盘模块技术的工厂。中国机械制造公司 Omnidex也将部分生产转移到了这个邻国。

“越南已成为国际供应链的重要组成部分”,德国机床制造商协会 (VDW) 认为。 为了在世界市场上具有竞争力,制造商依赖于先进的生产技术。据该协会的分析,越南本身的机械制造发展薄弱。德国外贸促进机构 GTAI 也认为有必要弥补差距:“ 为了提高生产力,越南公司需要全新或至少是现代化的设备”,越南专家 Frauke Schmitz-Bauerdick 在市场分析中表示。

« 总体而言,越南的磨床和机床市场前景非常好 »
Robert Puschmann 表示,Robert 是DKSH 新加坡公司的新加坡、马来西亚和越南技术总经理

巨大的增长空间

一直以来,越南机械制造商的状况鲜有改变。“ 保持最先进的技术水准,在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,这是本地制造商面对的一大挑战”,行业专家 Vu Trong Tai 表示。目前,越南的经济主要依靠从国外进口机床。在去年的前九个月,这些产品的总价值达 269亿美元,比前一年同期增长了百分之十二。进口产品来自欧洲、美国、日本和韩国,但主要是源自中国,中国最近占机床交付量的近 40%。

Tai 认为,中国的机械制造商比越南的制造商有着很大的优势,因为中国制造商可能会依托更为发达的工业供应链。越南在基础设施方面也仍然落后。 然而 Tai 坚信,这将很快改变。他说,政府正在努力改善条件。去年签订的进口限制也会对当地制造商有所帮助:根据限制,不能再将超过十年的二手机床进口到越南。“外国制造商在越南大力开展生产的时机已经成熟”,Tai 表示。对此,他颇为乐观:“增长的空间十分广阔。”

焦点: 外圆磨床

越南的磨床市场仍然相对较小。2019年,该国进口了价值约为 800 万美元的外圆磨床,其他磨削技术的市场甚至更小。“但在新冠疫情危机之前,市场前景总体不错”,在 DKSH Singapore Pte Ltd 负责新加坡、马来西亚和越南市场的技术总监 Robert Puschmann 解释说。 DKSH 在该国代理联合磨削集团的各种品牌。

Puschmann 认为,这种观点源自三个方面的发展。一方面源自其间的汽车市场繁荣,而这归功于国际以及越南本土的供应商:不仅博世或舍弗勒这样的跨国公司在该国开展业务,Vinfast 还生产越南品牌的汽车。 其次,Puschmann 还注意到,越南在从中美之间的贸易争端中获益。第三,由于工资水平差异,制造产业从台湾和韩国转到了越南。在此过程中,生产领域的低成本磨床会升级为高级磨床,Puschmann 表示。这也会为联合磨削集团这样的制造商带来机会。

 

主页
全球集团
cn Change Language